量子喵(.=^・ェ・^=)

爱看看不看滚脾气不好你要骂我我就打你哼 本人作品请勿推荐/转载

鬼知道我在写什么

单兵手持电台。路德维希正手握着它,走在布满瓦砾的小巷之中。斯拉夫人虽溃不成军,但难免还有几个负隅顽抗的藏身在这民房之中,随时准备着给他们一次自杀式的反击。天空中偶尔有运输机飞过,路德维希知道这是给前线的士兵们运输弹药和军粮。
与此同时,达濠集中营的负责人——爱因斯正在招待来自日本帝国海军的工程师本田樱。这个大和抚子式的女孩子曾在英国受到关于舰船的专业教育,成绩优异名列前茅。据说,即将开工的阳炎级驱逐舰风厉①号,正是出自她手。原本她是要直接拜访邓尼茨,但面对旧友的邀请,她来到了达濠。
“是的,我将帮助德意志建造‘z39’号驱逐舰。”路德维希在电台中听到那个女孩清脆温婉的声音。z39,路德维希想起他在海军服役的哥哥基尔伯特。他会去z39吗?
路德维希回了回神,继续朝前走。这个小城无比安静,一时只剩军靴踏在碎石上的声音。难道波兰人就这样放弃了这座小城?
诚然,这里并不是什么险要的地方,但这样轻易地放弃依旧太过……不可思议。路德维希思考出一个合适的词语,转身看向他的副官:“全员戒备。”
“啧。”菲尼普斯藏在一片阴影下,看着那些端起枪的德军士兵,感觉一阵不安。不……不可能。他们什么都没发现,否则自己早已中弹身亡。他握紧步枪的手在发抖,然后扣动扳机。
应声倒下的正是路德维希。他的小腿中弹了,脚部炸起正好落在菲尼普斯面前。浓重的血腥味刺激得菲尼普斯皱起眉头。副官随即反应过来,举起手枪击中了躲藏在阴影之中的菲尼普斯。“共产党员从不畏惧流血牺牲。”这是无畏的共产党员说出的最后一句话,然后他闭上了双眼。两位士兵早已背起路德维,跑向战地医院。很快,他便被送回柏林养伤。

①:致敬三体吧吧主厉风。

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写下去_(:з」∠)_

评论(2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