量子喵(.=^・ェ・^=)

爱看看不看滚脾气不好你要骂我我就打你哼 本人作品请勿推荐/转载

“牛顿不能意识到他其实是一个很残忍的人。
他圆滑世故,委曲求全,像一条蚯蚓似的蛰伏于地下,终生不见天日,也很难有正常的人类的情绪。”
秦始皇面无表情。作为游戏中权限最高者之一,他并不害怕牛顿会发现这段内容,于是他继续输入:
“可是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,哪颗齿轮多转动了一下,那段神经细胞分泌了错误的激素——我对他产生了某种难以言表的感情。”
“不……不,不是爱。反人类者怎么会有爱呢?也许只是太过孤独,也许只是同类太过珍贵。仅有的人类的社会性让我们抱团取暖,却像刺猬似的伤人伤己。”
竹简上落下一字一句。上个文明修筑的宽大舒适的行宫还算和他的心意,也因此保留下来。只可惜长明灯暗淡,映的这宫殿寥落清冷,像个坟墓。
其实从某种意义上,他也是死了不知道多少次的人:他曾为偷渡在三九严寒中跳入白令海峡,在结冰的海水中爬上岸见到了麦克·伊文斯;也曾体验尚未成熟的V装具,结果昏迷三天三夜,组织半个月的经费都砸进了ICU。
他不怕死,也不怕比死更深的痛苦——降临派怎么会连这种觉悟都没有?可他第一次有了羁绊,他的牛顿爵士,他的同类。
毁灭而不能建设的,即为恐怖分子。可是没有毁灭,又何谈建设呢?这是谬论,秦始皇敏锐地认识到这一点。
算了,他对自己说:坠入深渊也不怕。牛顿爵士说会和他一起的。

评论

热度(13)